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轰动山城的胡世合案(金祥明 李纯文)

时间:2023-05-15 19:33:36 | 浏览:23

抗日战争时期,因为重庆是国民党政府的战时首都,人口成倍增长公用设施严重不足,乘车拥挤,轮渡阻塞,住房奇缺,物价飞涨……而在这举步艰辛的生活之中,供电不足尤其突出。一九四五年,以重庆民族资本家为主开办的重庆电力公司,月均发电量只有一万三千千瓦

抗日战争时期,因为重庆是国民党政府的战时首都,人口成倍增长公用设施严重不足,乘车拥挤,轮渡阻塞,住房奇缺,物价飞涨……而在这举步艰辛的生活之中,供电不足尤其突出。一九四五年,以重庆民族资本家为主开办的重庆电力公司,月均发电量只有一万三千千瓦,而实际需要却是万八千千瓦,供求相距三分之一。再加上国民党政府机关用电量大,特权阶层长期估吃霸赊,偷电量竟达总发电量的百分之三十以上。人民群众编成顺口溜唱道:“好个重庆城,山高路不平。晚上电灯燃,像根红头绳。眨眼电灯息,天地黑沉沉。千人打瞎摸,狗咬虎狼行……”“丑闻多,怪事出,电灯不如亮油壶。……”反映了当时“电荒”的严重程度。由于偷电,电厂机器设备不断被损坏,电力公司收入没有保证,工人工资难保,电力公司万其职工与国民党特权阶层之间的矛盾也日益尖锐。

洪崖洞

重庆闹市区的邹容路,有一家““中韩餐厅”。餐厅老板是一个偷电老手。店堂内外的吊灯、壁灯、霓虹灯通通打开,辉煌灿烂。由于负荷过重,把变压器烧坏了。他又悄悄把电源线搭在都邮街变压器上。

【通远门】重庆九开门中,唯一不面水的城门,也是古代重庆最重要的军事要塞

一九四五年二月二十日,天刚麻麻黑,在嘉陵江边大溪沟发电厂一间工人宿舍里,吴光兴、孙光荣等七、八个外线工人正在商量着怎样制止“中韩餐厅”偷电。门外进来胡世合。此人中等个子,身板硬朗,方脸大嘴,是电厂的外线师傅。他怒气冲冲,一进门就骂道:“他妈的!吃屎的倒把屙屎的估住了。这是子世道喲!”吴光兴、孙光荣等几个工人立即围拢过去探问究竟,这才弄清楚个中原委:下午四点,胡世合师傅带了几名外线工人到“中韩餐厅”剪线,遭到餐厅一伙保镖的毒打。几个背榔梆枪的警察还把他们抓起来,在大阳沟警察所里被关了半天。大伙听了,哪能依教?这个说:捉贼反挨贼娃整,还有王法没有?!那个建议:明天多去几个人剪火,看他电贼敢怎样!当场商定:明天早晨再去“中韩餐厅”,由胡世合、吴光兴、孙光荣、李华清等人负责剪火,另外再邀约十米个人一齐去,以壮行色。

1934年7月,大溪沟电厂竣工时的厂房

第二天清早,电厂的二十来个工人直奔“中韩餐厅”。走拢一看,对方早已有了准备。厅堂内外,腰插梆梆枪、手持警棍的警察三三两两,红眉毛绿眼睛的打手四处巡逻。胡世合见他们摆出一副周事的架势,更加火冒三丈。他几步跨到餐厅门前的电杆旁,手一抱,脚一蹬,几火色就爬到离地五、六公尺高的电瓷瓶前,抽出钳子,“咔嚓”一声,剪断了餐厅私接的电线。

重庆第一条13.8千伏线路在架设中

“中韩餐厅”自知输理,请来后台和一帮警察、打手,原本是给自己壮胆,吓唬工人的。这下看到电线剪了,灯灭了,这才回过神来,把怒火发泄到胡世合身上。只听楼上乒乒乓乓,警察、打手把早预备好的烂凳子、破坛子、废盘子一齐抛出,往工人头上砸来。工人们也拣起东西还击。在混战中,一大帮警察、恶棍从正门冲出,仗着人多势众,一窝蜂将胡世合、吴光兴绑架,押往官井巷警察所。一路拳打脚踢,至民权路口,突然斜刺里窜出个五短身材、杀气腾腾、身穿米色中山服的胖子,掏出左轮手枪,对准胡世合“呼”地一枪。一声惨叫,鲜血从胡世合的腰部涌出来,染红了小衣和草鞋。警察将胡世合拖到警察所门口时,胡脸色惨白,已昏迷不醒。察警见状,怕闯出人命,这才叫追上来的工人把胡世合抬回去。孙光荣、李华清等赶紧叫来一辆黄包车,将胡世合抬上车,送往“宽仁医院”急救。车还没有拉拢医院,胡世合便因流血过多,牺牲了。

杀害胡世合的凶手是谁?此人姓田名凯,是当时重庆有名的“九幺十八凯”流氓帮会的三爷,财政局第八稽征所调查员,卫戌司令部一分区稽查员,警察局第一侦缉队成员,还是侦缉队队长何玉昆的拜把兄弟。这家伙三十来岁,很得警察局局长唐毅的赏识,是谁也不敢惹的歪人。此次,田凯枪杀胡世合,就因为他是“中韩餐厅”的外交经理,偷电的指使者。他在“中韩餐厅”吃喝赌,分文不掏,还要从中抽头,捞一笔不小的“外快”。胡世合剪线时,他也在餐厅里,由于是在闹市区,未敢掏枪打人。特赶到保安路与民权路交叉口处动手。

“工人的血不能白流”“血债要用血来还!”胡世合被杀的噩耗,点燃了电力公司职工心中的怒火,激起了重庆人民对国民党特权阶层的无比仇恨。电力公司所辖的大溪沟、弹子石、鹅公岩三个发电厂的几百工人,拿起火铲、锦头等大小工具,爬上卡车,浩浩荡荡,直奔“中韩餐厅”。重庆自来水厂的工人弟兄,也闻讯赶来声援。愤怒的人们汇集一起,抗议呐喊,高呼口号,千仇万恨向着“中韩餐厅”发泄!有的砸烂餐厅的桌椅,有的四处寻觅杀人凶手。田凯见工人们来势凶猛,吓得周身发抖,连忙从后门逃走了。工人们一举捣毁了“中韩餐厅”。警察局派了一队背梆梆枪的丘八前来镇压,老远一瞅,见势不妙,没有走拢就散了。

事件发生的当天,地下党组织指派电力公司的地下党员刘德惠同志,在米亭子的“学生书店”楼上起草了《告全市人民书》。二月二十二日,《新华日报》以头版头条的显著位置予以刊登,向全市人民揭露了田凯凶杀胡世合的真相。斗争像燎原大火,立刻烧遍全市。

在地下党的直接领导下,山城人民采取了巧妙有力的斗争方式,悼念胡世合。挽联、花圈从长安寺拉到大梁子,从邹容路拉到都邮街,占满了好几条街。到处是挽联的长廊,花圈的海洋,上面写着__

节约用电时奉命工作,鸣呼胡同志死得冤枉!陪都所在地这条人命,且看当局者如何报销?血腥未干,难道你含冤离去?

公理犹存,岂能任他一味横行

你死了如何不闭眼睛?

特务横行何处去?

民主自由几时来?

有的挽联直接了当地写道

工人弟兄们个个团结,

九妖十八怪人人诛得。

欠账还钱,

杀人偿命!

国民党当局看到如此壮阔的群众斗争场面,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由警察局长唐毅给田凯出主意,叫他亲自到侦缉队去自首,扯个把子“手枪走火,伤人命”。二月二十二日,唐毅发表公开谈话,为田凯开脱罪责胡说:“有着米色中山服者前往查询,出枪示威,失火误伤该工友胡世合。”与此同时,当局派出大量军警宪特,监视工人行动,下令两江封渡,郊区封车。

被炸后的城市街道

这更加激起了群众反特抗暴斗争浪潮的高涨。前往“中韩餐厅”悼念胡世合的每天不下五万人。在各界舆论的压力下,重庆市长贺耀组、警察局长唐毅不得不到电力公司与工人谈判。工人代表坚持四项基本条件:第一,马上捉拿田凯,就地枪决;第二,严惩一切帮凶;第三,保障电力工人的工作自由和生命安全;第四,给死者亲属抚恤费,为胡世合开追悼会,请贺市长和唐局长主祭……。对此,唐毅暴跳如雷;贺耀组答应回去研究。

图中市民们正在热闹的集市赶集

工人代表们看穿了他们一拖二赖的阴谋,刘德惠据理驳斥道:“你们说研究是假,想拖想滑脱是真。你们把保障人权的调子唱得老高,结果在光天化日下慘杀工人,到而今凶手还逍遥法外!今天的谈判是最后一次,非答应这四条不可!”

“这个……这个……确乎难办,确乎难办!”贺耀组两手一摊,装出很为难的样子。

工人代表张大刚忍不住一股子怒气,用力把桌子一拍:“到底答应不答应

警察局长唐毅吼道:“不答应你又啷个?"

“好嘛,不答应,我们就把谈判结果马上告诉外头的人民大众!”张大刚两步跨到窗前,用力将窗户推开,只见电力公司门前,愤怒的人群像沸腾的大海,翻波涌浪,把电力公司层层围住,着啦啦词“耗子过街,打打打!

背时持务,杀杀杀!

市长包庇,要当心!

乌纱帽儿,垮垮垮!”

口号声此起彼落:

“强烈抗议当局怂恿爪牙杀害工人!”

“杀人偿命,保障人权!”

“不杀田凯,民愤难平!

贺、唐二人脸青面黑。贺耀组晓得今天不答应脱不到手,态度和缓下来,说:“你们提出枪毙田凯等四项要求,当局可以考虑。但是有个条件,为了不至有碍国际观瞻和战时治安,从今天起,务必将胡世合遗体迁到长安寺!”刘德惠说,“行!但我们也有一个条件,那就是,我们治丧委员会准备为明世合举行盛大的追会,这是全市性的集会,请贺市长主祭,唐局长陪祭。"

唐毅连连跺脚道:“不是有尸亲吗?哪个叫我们去?岂有此理!”贺耀组生怕惹怒了工人代表,赶忙解释道:“诸位代表,诸位工友,我公务甚重,确实抽不出时间参加……”

刘德惠进一步紧通:“贺市长不是常说,你从来都是关心老百姓,以保人权为天职吗?这一回,我们老百姓就要看一看市长是不是说话算话电!”“不参加主祭,我们就不迁遗体!不答应四个条件,我们就不离开门外的工人齐声吼叫着。

刘德惠见时机已经成熟,从容而有力地说道:“好,既然你们不答应,那我们只好马上通知电厂里的工人,立即拉断黄山的输电专线,要求将委员长出面主持公道!”

“啪哒”一声,贺、唐二人一屁股瘫坐在藤椅上,半天说不出话来。他们明白,黄山输电线是专供蒋介石和美国大使马歇尔等人使用的。蒋介石曾多次明令,不论在何种情况下,都不得停黄山的电。一旦工人把黄山输电专线切断,他们的乌纱帽保不住不说,搞不好恐怕脑壳也会搬家。贺、唐二只好硬着头皮答应下来。

第二天,重庆各界人士一万多人,在长安寺举行了庄严、肃穆的“胡世合追悼大会”。在社会奥舆论的强大压力下,贺耀组、唐毅不得不在胡世合的遗体面前脱帽致哀。在长安寺大门前,高悬着资耀组送的一幅挽联:

十年著辛勤,克尽国民职责;

百工留典范,无惭此日哀荣。

这时,躲在南岸的田凯也被当局捉拿归案。

九四五年二月二十六日,菜园坝广场上人山人海。群众队伍里,《团结就是力量》的歌声此起彼落,愤怒的口号声、歌声汇成一片。五花大绑的田凯被验明正身,当众枪决了。

远处的塔是七星岗打枪坝重庆自来水厂的水塔

对于这一特大新闻,重庆各报争相报导,并在显著位置登载了国民党当局判处田凯死刑的布告:

…查重庆电力公司与中韩餐厅因剪线斗殴,伤毙胡世合一案,业经侦讯明确,凶犯田凯杀人罪,特依刑法第二百七十一条之规定,处以死刑。奉命签提该犯人田凯一名,验明正身,执行枪决。嗣后,敢有扰害治安秩序者,立予法办不贷,特此布告。”

相关资讯

引领山城新风暴,赛博之城试驾超感基因林肯Z

文/土木如果你问我最喜欢国内哪个城市,我会毫不犹豫的回答我的家乡重庆,除了它极具特色的山城地质之外,夜晚是重庆最具魅力的时刻,华灯初上,它就变成了一座极具科幻气息的赛博朋克之城。近年来重庆也成为了年轻人最喜爱城市之一,有千与千寻气质的洪崖洞

王源晒山城日落照,穿白色内搭和格子衬衫,被赞仍是翩翩少年

今天王源在微博上晒出了一张山城日落照,穿着一件白色内搭和格子衬衫,看上去十分清爽帅气。原来王源已经回到了自己的家乡,或许是很久没回家的缘故,所以回来才会感到这么开心吧。有网友称:“王源始终还是那个翩翩少年,干干净净的,给人很舒服的感觉。”还

王源晒家乡山城落日余晖 翩翩少年阳光帅气

王源7月9日晚,王源通微博晒落日下的帅气照,并配文写道:“山城落日。”照片中,王源身穿白色T恤配格子衬衫,双手插在口袋,站在高高的楼顶眺望远方,表情冷酷忧郁,在天边的落日余晖映照下,更显帅气。此微博曝光后,网友纷纷围观并留言称:“留住山城的

轰动山城的胡世合案(金祥明 李纯文)

抗日战争时期,因为重庆是国民党政府的战时首都,人口成倍增长公用设施严重不足,乘车拥挤,轮渡阻塞,住房奇缺,物价飞涨……而在这举步艰辛的生活之中,供电不足尤其突出。一九四五年,以重庆民族资本家为主开办的重庆电力公司,月均发电量只有一万三千千瓦

友情链接

网址导航 SEO域名抢注宝宝起名网妈妈知道币圈今日亳州战狼3影评网蒋依依影迷网自动售卖机资讯网翻译在线网站海南旅游网香格里拉旅游网美丽说团购网南京旅游网c语言中文官网神农架旅游攻略运动品牌大全凤凰古城旅游网金鱼养殖论坛小霸王学习机
林肯汽车网-林肯轿车是美国著名汽车企业福特公司旗下的豪华车品牌,全新林肯Z采用双外观设计,将林肯美式豪华基因与活力动感外型巧妙融合,自如探索于潮流之前,更多外观亮点、前卫型格、颜值活力出圈、以时尚外观,突破豪华边界,提供最新、最全的林肯品牌资讯及产品信息。
林肯汽车网 caicaima.com ©2022-2028版权所有